10月10日上午8:20,一輛306路公交車停靠在位於南京市建鄴區黃山路上的新安江街站,一共上來12位乘客,10位刷老年卡,其中4位手持70歲以上免費乘車的市民卡,而他們中的3位老人拄著拐杖。駕駛員張師傅耐心地等待所有老人坐定,關門啟動。這一站,停了兩分鐘。
  8:37,公交車停靠大士茶亭站,後門下去15位老人,不少人拖著買菜的小拖車。與此同時,前門上來9位刷老人卡的乘客。
  記者跟隨張師傅的車走了一個來回,從河西到城東,耗時2小時20分鐘。“早高峰,老年人坐公交能占一半以上,像新安江街、大士茶亭、莫愁湖公園這樣的站點,上來十幾個人刷老年卡的情況很普遍。我看到老年人上來了,就語音提示讓座,大部分人會主動讓,但經常老年人太多,已經無座可讓。”
  上班族:老人能不能錯峰出行
  張卉提起每天上班,就直搖頭,從家到單位,306路直達,但是絕大部分時間是十幾站一路站過去,單位沒食堂,要帶飯,飯盒一個包,隨身再帶一個包。去年懷孕,前幾個月不顯懷,不僅沒人讓座,看到老年人還得讓座,有一次自己沒註意有老年人上來,沒主動讓,還被人家好一頓指責。“尊老愛幼是傳統美德,但老年人不趕時間,可以晚點出門。年輕人雖然體力好,但每天上班很辛苦,也希望能坐坐。”下轉A3版
  上接A1版 “不是不讓老年人坐公交、乘地鐵,就是別在早上7點到9點上班高峰期出門。我現在一上公交就往最後一排最角落的座位奔,不用讓座,自己也能補個覺。”家住南京龍江小區,每天坐公交到紅山路上班的黃徵說。
  一些公交車司機對老年人高峰時段出行也有想法:“每天跑多少班次、帶多少客,都有考核,年紀大的人腿腳不靈便,上下車慢,一站停個幾分鐘,加上早高峰路上又堵,車簡直沒法開。”
  老年人:高峰出行也是無奈
  記者從南京市民卡公司瞭解到,目前南京市民卡已發卡650多萬張,其中老人卡近50萬張,隨著外地來寧投靠兒女的老人增多,這一數字增長明顯。
  相比較而言,老人更喜歡坐公交,因乘坐地鐵需上下不少臺階。據南京地鐵運營公司統計,目前早高峰7-9點時段,60-70歲老人占總客流量的2.15%,平均每日4944人;70歲以上老人占2.99%,平均每日6870人。
  家住南京七家灣鼎新苑的宋春芳每天7點準時出門,送孫子到拉薩路小學上學,“43路家門口坐到拉薩路,回過頭坐43路到莫愁路買菜,最後再坐43路回家燒飯。除了節假日,每天雷打不動。我也不想早上出門,但是兒子媳婦都忙,這些事我不做誰做。早上公交車擠,我也不好過哎。”
  家住南湖小區、73歲的鄭克全說:“我退休就拿2000多塊錢,吃喝買藥以外,也就剩幾百塊,早高峰肯定要去買菜,也就是這一趟要乘公交,其他時間也不出門。為社會辛苦一輩子,現在享受一點福利也是應該的。”
  除了錯峰,還應有人性化措施
  最新網絡調查表明,3739個受訪者中,贊成老年公交卡高峰期失效的占56.86%;認為不應受到任何限制的占39.9%;另有3.24%的人認為不好說。
  記者瞭解到,利用價格杠桿緩解高峰時段出行矛盾,成為一些城市的選擇。上海“錯峰公交”規定:70歲以上老年人在非高峰時段乘坐公交才能享受優惠。上午7至9點、下午5至7點的高峰時段,沒有優惠。節假日全天免費乘車。從實行情況看,高峰時段坐車的老年人大大減少。蘇州市區70歲以上老年人乘坐軌道交通1號線,也實施了與上海一樣的政策。
  但價格杠桿的運用,在不少人看來還是少了些人情味兒。
  南京市民吳文元認為,老人出行的惠民政策不能變。高峰擁擠其實在於企事業單位和政府機關未錯時上下班;同時,許多上班族被高房價“擠”到了城郊結合部居住。此外,早高峰時段大量上路的私家車也造成城區擁堵,公交車周轉速度隨之變慢。所以,還需在早高峰擁擠的線路上增加運力,或者對私家車按尾號限行,減輕道路壓力。
  網友shenyongxi坦言自己就是老人,有些老人的確有“不乘白不乘”的心態,而且老人大多節省,出門也不捨得打車。“不如政府把公交補貼直接發放到養老金卡上,如此,一定見效。”
  還有人建議將老人卡改為計次卡,經過核算,將老人乘車補貼計次打入老人卡中,用不完的歸自己,年底結算。
  市民黃金華則建議:乘車高峰期,是否可以在市內主要幹道設置老人公交車,定時定點等待專用公交車。
  今年3月,鄭州20多位老年志願者走上街頭,發出了“給年輕人讓座”的倡議。此舉表明,無論讓座與否,老人與年輕人之間多些理解、關懷和尊重很重要。
  本報記者 呂妍 唐悅 汪曉霞  (原標題:老年人出行,該不該錯峰)
創作者介紹

fs27fscsk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